“洋漂妈妈”的喜忧

06-11
作者 :
公孙葆深

  我家附近有座湖,长千米、宽两百米。湖面东、西两头有喷泉,湖心有小岛,湖水里,有一群群飘游的野鸭,湖滨有公园。湖边有人静坐垂钓,湖堤漫步的人群,络绎不绝。这是小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去年底,我从德州回维城,半年来在湖堤上遇到不少老同胞。国人留学、移民愈来愈多,探亲和留美永居的也多了。有四位老妈妈,已成我的好朋友。家务之余,我们常常一起漫步、聊天;有时也一起去买菜、串门、参加社交活动,不但彼此切磋园艺、厨艺,还自命是“洋漂妈妈”呢!

  L妈是武汉人,她有三子一女:三个在美国,一个在加拿大。她住老三儿子家,照看两孙。子女事业有成,又都孝顺,住在外地的也常来探望,家里摆满子女孝敬的礼物。L妈讲起子女,笑在嘴上,甜在心里。

  Q妈是上海人,她的独生女在此。外孙女小学四年级,外孙才满地跑。她常推着小车上湖堤,大家逗得孩子哈哈笑,L妈也心花怒放,说出心里话:“我就是冲着这点来的,天伦之乐嘛!”她中等收入,但爱女心切,不惜重金带来高级滋补品,不厌其烦地蒸、煮、炖给女儿、女婿吃。女儿、女婿也懂得回报,每逢假日便带她出游,饱览美国风光。

  C妈是广州人,大学教授,她的儿子在美国,有个两岁的孙子,她来,自然也是为享天伦,“与孙同乐,其乐无穷”。

  哈尔滨人Z妈,女儿有英国、美国双博士学位,工作也好。她夸起女儿来,真令人羡慕;可惜因为忙,又因求完美,女儿早是适婚年龄,却还没遇上如意人选,因此她有些焦虑。朋友们都想帮忙搭桥牵线。

  三月底开始,“洋漂妈妈”们签证期满,纷纷要回国了。先是上海Q妈、广州的C妈,再是武汉的L妈,接着Z妈也要离开了,就我是“永居者”。快乐的她们,离愁上了心头,但都忙着办事。在湖边短暂相聚,就一起去购物。买完东西还忙着分门别类、初步加工、打包贴标签…。

  她们都做了各种内馅的包子和饺子,说给孩子们“应急”,L妈的菜地修整好了;Q妈的滋补品都加工完毕了;Z妈为了让女儿吃到新鲜菜肴,忙得不亦乐乎。但她最挂心的是女儿的大事,叮嘱我关注。真是天下父母心啊!(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杨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