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要子女裙带生意经:涉足能源等行业 获利巨大

08-24
作者 :
蔚蓄

美政要子女裙带生意经:涉足能源等行业获利巨大 切尔西・克林顿及其丈夫马克・梅兹文斯基。(资料图片) 最右边是克里的继子克里斯托弗・亨氏。(资料图片)

  美剧《纸牌屋》这两年狠狠地火了一把,但《纸牌屋》似乎还是不如现实的政治大戏来得精彩。

  这几天乌克兰的能源企业高薪聘请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儿子和国务卿克里家人的好友,这则消息告诉我们,美国不少政要的子女们并非像美国梦所说的那样,靠自己的努力白手起家。

  美国豪门望族的年轻一代们,可以很方便地利用现成的政治关系、人脉和财富资本获取经济上的巨大利益,尤其是在能源业、游说业、投行业等暴利行业颇为常见。(东莱)

  招数一:染指能源业

  美国副总统拜登之子被任命为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高管的新闻,让美俄两国媒体和政客惊讶。白宫回应称,不能将拜登之子获聘理解为美国政府支持相关乌克兰公司。白宫新闻发言人卡尼说:“亨特・拜登和其他拜登家族成员显然是代表个人的公民,他们在哪里工作不能体现总统和副总统、或是本届政府的支持。”

  这样的辩解显然很无力,外界还是很容易浮想联翩。美媒直接列出两个“巧合”:第一,Burisma委任小拜登前一天,俄罗斯天然气巨头Gazprom威胁,除非乌克兰预付能源款,否则就中止向乌输送天然气。第二,上月一位美国高官访问乌克兰首都基辅时和乌领导人谈过能源安全问题,提到增加乌自产天然气等对策。那位高官不是别人,正是拜登。

  根据公开的报道,拜登当时还这样引导乌克兰的那些议员“脑补”。

  想象一下,有朝一日,你们可以这样告诉俄罗斯:“你的天然气留着自己用吧。”那时天下会大变。

  拜登访乌期间,美国政府确实表现得“大方”,出钱又出人:声称将提供5000万美元支援乌克兰政府的政治与经济改革,还将派出科学家和工程师帮助乌增加传统天然气田的产量,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有数据显示,美国提供的以上援助可能大幅提高Burisma的产量。

  当然,拜登肯定可以淡化小儿子在Burisma任职的影响。毕竟,就像拜登的女发言人说的,亨特・拜登只是一名公民,“是位律师”,“副总统根本没有参与Burisma的事务”。

  和女发言人的低调相比,小拜登本人却说得更“高大上”。他在声明中说,相信自己的法律和经营建议会“为乌克兰的经济作贡献,让乌克兰人民获益。”

  招数二:戴上“白手套”

  不是所有美国政要后代都能像小拜登一样,在敏感的生意场上毫无忌讳。有些美国政要后代不方便自己出马,而是选择代理人或者“白手套”。

  就像这次的Burisma任命风波,该公司董事会全部6个成员都是在2013年以后才进入董事会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换血。除了小拜登,今年4月加入Burisma的德文・阿彻,也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

  阿彻曾在2004年担任约翰・克里竞选总统的高级顾问。《华尔街日报》爆料称,阿彻在大学时,还是克里继子克里斯托弗・亨氏的室友。阿彻和小拜登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生意,1991年就一起建立了私募基金公司“罗斯蒙特资本”,那时小拜登才二十出头。

  值得一说的是,CNBC的调查发现,克里斯托弗・亨氏也持有“罗斯蒙特资本”50%的股份,但他不参与日常运营。不少美国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从财务方面看,“罗斯蒙特资本”没有投资过Burisma,但阿彻确实看起来很像是代替克里家族持股的“白手套”。

  阿彻加入Burisma以后就在乌克兰杂志上发表文章,主题是谈实现能源独立的三步走。能源独立就是现在乌克兰问题中,西方和俄罗斯之间纠结的根本原因。其中的第二步就是要吸引外资。很明显外资的来源,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美国,而且是在乌克兰的天然气生意上。

  在Burisma的6个董事当中,另外一个需要介绍的就是波兰前总统克瓦希涅夫斯基。由于这三个背景特殊的人物,都是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加入公司的。因此这个敏感的任命迅速成为美国和俄罗斯两国媒体和公众争论的焦点。特别是俄罗斯,从电视台到国会议员都在以此指责美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所有行为就是为了获得全球能源的控制权。

  招数三:涉足“游说”行业

  美国游说业的主要业务是帮助美国或跨国大企业游说国会议员,使他们能提议或通过对本企业或本行业有好处的议案。而不少大企业聘请的游说者,正是国会议员的妻子、儿女或者近亲。

  2004年,美媒披露一个叫卡伦・韦尔顿的女孩,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她与人合伙创办的游说公司“北美咨询解答”,开张才1年多,手头合同的金额就达到100万美元。

  父亲是资深议员

  卡伦没有说客的职业证书,但她拥有无与伦比的背景和优势――她的父亲、美国共和党资深议员科特・韦尔顿,是国会中共和党的头面人物。当女儿开办游说公司的时候,韦尔顿正好在众议院担任武器装备委员会副主席,手上掌控着600亿美元军购费的审批权。韦尔顿还是国会美俄能源核心小组委员会的创立者和现任主席,在能源政策上有很大发言权。

  卡伦的一个重要客户是俄罗斯“伊特拉”国际能源公司,该公司为获得美国能源开发项目,聘请卡伦公司进行公关,公司每年向她支付50万美元。

  替女儿扫清障碍

  韦尔顿在这个游说项目中介入很深。“伊特拉”在取得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天然气开采合同中可能存在暗箱操作,引起俄能源及投资公司的质疑和不满。美国贸易发展署为此撤回了对“伊特拉”的86.8万美元资助,同时取消了它进入美国西部投资的机会。

  两个月后,韦尔顿带领国会代表团访问莫斯科,“顺便”参观了“伊特拉”办公室。韦尔顿大赞“伊特拉”是美国能源公司的可靠合作伙伴,返回美国后还公开批评了贸易发展署的“错误”决定,并代表该公司向国务院求情。

  此外,韦尔顿还邀请30名议员参加在国会图书馆为“伊特拉”总裁举办的晚宴,会上他宣布了众议院鼓励美俄合作开发能源的决定。据说此后不久,“伊特拉”便与卡伦敲定了50万美元的合同。

  韦尔顿帮助女儿做生意的事引起舆论关注,但面对疑问和指责,韦尔顿总是振振有词地加以否认。韦尔顿办公室主任柯纳伦就辩解说:“韦尔顿从没有为女儿拉生意。”

  亲属游说非个案

  议员亲属充当说客和咨询者的现象并非个案。美媒2004年曾报道,当年至少有11名众议员和17名参议员的亲属参与了游说和咨询,而这些议员或多或少地在立法过程或其他事件上对自己亲属的客户进行偏袒或说情。

  招数四:投行圈里找女婿

  都说美国总统子女很清贫,仔细一看并非如此。就说最近三任的美国总统,都没儿子,一共五个“第一女儿”,除了奥巴马的两个女儿还小,前两任总统的三个女儿中出阁了两位,还都嫁了“投行男”。实际上,华尔街的投行人给政要子女当“驸马爷”或“王妃”的情况很常见。

  比尔・克林顿的独生女儿切尔西・克林顿就嫁给了投资银行家马克・梅兹文斯基,后者曾就职于高盛集团宏观和自营交易部门,2011年底,他加入了两位高盛同事开办的对冲基金“3G资本”。切尔西和马克可谓青梅竹马,两家父母是老朋友,马克的父亲是爱荷华州前众议员爱德华・梅兹文斯基,母亲也是一名宾夕法尼亚州前众议员。

  小布什有一对双胞胎女儿,詹娜和芭芭拉。詹娜已经出嫁,老公名叫亨利・黑格,家世背景也不简单,他父亲约翰・黑格曾是弗吉尼亚州共和党主席。弗吉尼亚是老牌的共和党州,布什竞选连任时,约翰・黑格一直对他鼎力支持。

  亨利先是担任美国商务部做能源和经济政策的顾问,直接汇报给部长。2011年,他加盟了著名的私募基金KKR,在能源和基础建设部门负责客户和伙伴关系。

  记者观察

  裙带:美国梦的绝妙讽刺

  美国建国至今一直自我标榜为崇尚个人奋斗的国家,这也是美国梦的重要内容。像克林顿和奥巴马,都从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成长为总统,算是对这种奋斗精神的有力注解。但另一方面,错综复杂的裙带关系在美国政界、商界,乃至文化界、体育界又无所不在,并影响深远。

  这种看似相互矛盾的现象其实不难理解。一方面,美国是一个只有300多年历史的移民国家,从一开国就讲究人人平等,既没国王,也没贵族。但另一方面,300多年的时间对于建立一个新兴贵族是足够的,加上彼此之间的联姻,完全能在某个地区甚至全国织成了一张政治之网。

  1992年大选,出身贫苦、连姓都随了继父的阿肯色州州长比尔・克林顿战胜了争取连任、出身政治家族的布什总统,给了裙带政治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对美国政治制度灰心透了的自由派选民们燃起了希望。

  然而20年以后,克林顿家族已经变成美国新的门阀。非常有希望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希拉里・克林顿,已经不是改变美国肮脏政治的人民的代表了。

  到底该怎样看待这些错综复杂的裙带关系给美国社会带来的影响,在美国也引起激烈的争论。属于知识精英阶层的记者和教授认为,生在富贵人家的小孩生来就可以锦衣玉食,豪门望族的家人和子女就有现成的政治关系、人脉和财富资本可以利用。

  美国学者安德鲁・索尔金直言不讳:“这种现象造成了更多的社会不平等,强化了社会的壁垒,影响了社会阶层间的流动性。”(李明波)